圈子

我们只活在自己的世界。

2016.10.3

……竟然这么久都没来了,总是有种错觉已经来过了……orz。这次来整理一些东西……嗯。

 9.12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前几篇跳着看,因为乍一看挺无聊的,大概过后再看吧。想写感想是在看了《孤独的守望者》之后,鼻子酸,没哭,在宿舍,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大概就哭出来了吧。真的很难受。虽然说成长总是孤独的,我也总是找不到归属感。就算是习惯了,但说起来也是很伤感啊。文中患者(真不想称呼他为患者)的孤独感,笔者朋友说是来自梦里的,我只能想到与生俱来。与生俱来这四个字,我又爱又恨,虽然说又是不知不觉就用了,细究起来还是感情复杂的。有些东西用与生俱来形容就带上了骄傲等情绪,例如天赋,气质,等等;有些呢就伤感了,例如那位患者与生俱来的孤独感。常难以找到归属感,总觉得自己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心底的寒意,真的很难用言语表达。也许很多人不懂。例如我家长吧,总是训我为什么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但那真不是我能控制的,我真的觉得我没法融进那个集体,就是没办法,我甚至觉得恶心,那就干脆剔除我行不,省得大家都心累。 

相比之下也说不出什么情况会好一点。那位患者不敢说话不敢呐喊,而我可以尽情说话,即使也不懂真的有没有人会听或看到我在说什么。早些年我真的想过分裂一个人格陪自己,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迟早会精神分裂。ID,或者说何瑞,其实他们基本上是一样的,同一个人。ID或者说何瑞大概就是我的理想追求吧,可以说是自己想成为那样的人,也可以说是想要那人,也许以前只是中二,但现在我真的……把他们作为某种形象了。也跟朋友说过心中的那个庞大的世界观,但终究不敢全部说出,有些想法幼稚或者中二或者龌龊,都不打算去除了,就当是成长的印记吧。 

然后那个患者会从身边的人身上努力找到归属感消除孤独感,而我现在也不怎么有那种想法了,有些事强求不来那就没必要去求,顺其自然吧。还是挺佩服那个人的坚持与努力的……但又深深的悲哀。如果真的能找到所谓生命中填充圆的人或者事物,那一定就能消除孤独感了吧。 

对于现在,没办法跟别人诉说太多自己的孤独感,一方面别人不一定理解,一方面,为了迎合这个世界,不得不戴上虚假的面具,例如说,我打算拿《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写布置的作业的读后感,但绝对不会将现在写的内容写上去。

刚才看了几篇,分析了一下自己,虽然觉得很奇怪,也很矫情……大概就是,我那种中二又矫情的心理和无法排解的孤独感来自没有被期望得到回答的人回应,说到底还是那个圆的问题吧。只是认知中太过依赖他人并不是一件好事。说到底还是得自己撑过去,所以又绕回来了,成长是孤独的。 

毕竟,一般情况下,别人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一定要理会谁。

9.13 

《果冻》。那位女士的许多问题恰好也是我疑惑的许多问题,看到那位女士的答案,嗯不错又是一个新的世界观,觉得有点道理,但我并不是十分认同,同时我也想不出什么能够解答的。不过在本质未被披露之前,人各有志,不同的人眼中的世界是不同的,就像那个蓝绿啥啥啥的悖论,所以也没必要纠结别人的想法太多。不过有点奇怪,文章结尾说到那位女士的妹妹……而前文并没有任何地方提到妹妹相关啊?这好突兀。我推断出是那位女士有个双胞胎妹妹?或者是那篇文章结尾其实乱入?十分有趣。哦还有一点,觉得看这本书会被影响的……也许真如女士所说,精神太脆弱吧?毕竟,认同别人的观点,我觉得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啊?我认为别人说的也许有道理,那又怎么样,又不是我的想法,也不想就用别人的世界观,就当是阅读一下这本书不就好了么…… 

9.14 

我今天刚有一个让我十分毛骨悚然的想法。这些人的世界观虽然常人觉得荒诞什么的,但谁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因为我们如今的世界观也是他人所给予的……这样说不太好,可是你想,牛顿,爱因斯坦,哥白尼,伽利略,经典力学,相对论,量子物理,地心说什么的,其实难道不也属于脑洞么?只是,他们被大家接受了,所以从个人的脑洞变成了他人的世界观,这样一想,忽然觉得那些患者跟他们有一定的相似,也许在当时他们也被认为不可理喻过,然而……所以,就大体来说,我们的认识认知并不完完全全属于自己,想到《果冻》里的那个女人,我觉得有些可悲又有些可怕。虽然说那些伟人跟患者多多少少还是有区别的……但是,世界是被选择的,世界观也是被选择的……有点可怕。

另外,我也觉得我脑子里那个世界观说出来会被认为有病……←_← 

9.18 

今天借到书看了《生命之章》,好喜欢这篇,网络版下载的不全没有看到这章,唉可惜。这篇更不想称里面的被拜访者为患者了……叫男士吧。实话说我跟那名男士的想法很接近,可惜我没有勇气将探索付诸于自杀,虽然我十分好奇“死亡”后的世界,也有过不同想法,其中较为妄想又觉得比较切合心意的大概就是……嗯跟《果冻》那篇中那位女士的一些回答有相似之处,刚才本来想形容一下然后发现自己形容不出,毕竟那是一种抽象到只能意会的感觉的……事物?很赞同男士说的“你们太喜欢用已知去解释未知了,然后以此为基准来评判”,虽然笔者说的“因为我们的定位就在生命之中,而不是在生命之外”也有道理,但终归不是解决的最终办法,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如果已经局限于目前的世界观,那么我觉得,对于我们所认为的那些未知的探索与回答,还会经历很多很多次革命,想想日心说,想想经典力学,量子物理学,相对论……什么什么的 

而且我刚才有一个大胆自己又觉得很想笑的想法……嗯等我一会儿思考一下怎么组织语言再说,还有点事,不过其实觉得也很简单,但为什么解释那么麻烦…… 

晚自习看了一节半课的书,抄了点东西,以下来自《永不停息的心脏》:“有些现象,如果用已知的各种学科各种知识都不能解释的话,那么对于剩下的那些解释,不要看表面是否荒谬或者离奇,都要学会去尊重。因为那很可能就是正确的答案。但是求证过程一定要谨慎仔细,不可以天马行空。”不想过多说了,这句话虽然有些地方我赞同,但整句话并不是完全赞同,文中男士也不是很能理解,毕竟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结尾还有一句话,“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译为“从前我是瞎的,现在我看得见。” 

《转世》,文中患者确实想太多放不开,于在下看来是如此。“或者说。现在这一世我们其实并不是人,而是……但我们以为……”说到这儿,他停下话头不安地望着我。这是患者文中最后的表现。其实我也有过类似的想法。然后看到结尾一位医师,对此态度就是不要太认真。刚看到我不知为何有些难过又有些不爽,然而我仔细想想我也不敢太细想,何苦要求别人呢? 

在无知的时候认真也没啥用。 

《灵魂深处》,嗯……这篇……其实前几天我在想我有时候态度跟笔者意外的有些相似,我本来有些惊恐慌张,然后又想到我跟笔者思想还是差了很多的,就放心了,直到看到这一篇……。虽然文章挺短的,但我竟然莫名地有一种复杂的感觉,不好描述,也许有欣慰,也许有惊讶,也许有心慌,总之无法一下子表达出来。我不懂其他人是不是也理解笔者和他朋友的谈话,不是说句意的理解,而是心灵上的一种接触一种感受……嗯实在不好描述,不多说了。感觉自己也有病了。也是佩服他们能对那些“患者”理解得那么透彻……结果我也有那种状态,真是想苦笑,不过不打算说那些话了,拍几张照吧。 

还有两篇,感想主要是关于灵魂的,也不想说太多了。《大风》中,我看前面时,看到患者的表现,加上今天想的世界观,就在想,这个风如果是灵魂层面的呢?那就怪不得患者这样表现了……当然这种想法还是没有依据,只有想法,不是么?呵呵。然后当我看到笔者的朋友最后说的话:“如果那是只有灵魂才能感受到的大风,那我们该怎么办?”嗯直白说看到这句话的一刹那,我是惊讶又欣喜的,因为为此我毫不怀疑会有人跟我有一样的想法构建一个世界观。就是如此,太开心了。

还有一篇是《伴随着月亮》,没什么心思讲了,也不想讲了,讲了来来去去就是那样的想法,这个就作为一会儿写世界观的材料之一吧,不过不一定今晚写得完,毕竟今晚晚自习又看了不少东西,也思考了不少东西,费脑力看书看得不快,现在很困,拍几张照片放上来吧。

9.19

我今天好难过。有太多让人沮丧的事了。赶紧解决了这个东西,再见吧,烦死了。 

嗯这个世界观首先是在认可那些“患者”的所见所想的基础上成立的,先拿《灵魂的尾巴》《果冻》《生命之章》《永生》为设定讲吧,这么说是因为虽然有想法但在下也不是很确定一些东西该怎么表达,嗯在下觉得用“患者”们的世界为基础来构造比较好,所以其中多多少少混合其他患者所见所听所思所想。那么首先,我们存活于世,以大家都认可的肉体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们的精神却不能用这个世界的物质来解释,它就是我们没办法用已知解释的未知之一,因为肉体这个含义本身已经被限制了,嗯限制了我们的逻辑我们的思维我们的思想,叹一声没办法的事。然而这个可以比较形象地表示一下,即认可《灵魂的尾巴》,我们的思维意识等等其实就是“灵魂”,即以灵魂定义上文我说的我们还无法解释的未知之一,然后在我们死后灵魂出了躯壳,并等待或者直接进入另外一副身躯。对于《灵魂的尾巴》里很多灵魂带尾巴抢身躯空壳填充的说法,我不完全取纳,但是很多灵魂等着进入空壳可以取,因为那样就产生了游荡的灵魂,然后这些灵魂被一些思维意识较为特殊的人以不同的方式感知到,所以有“遇鬼”一说,以及各种常人无法理解无法解释的现象,例如说《大风》里的大风。灵魂进入躯壳后就是开始新的一生,过往一切都不再记得,不过在下有个想法,当灵魂再度离开躯壳,便会自然而然地知道这一切仿佛法则一样自然存在的东西,有些灵魂会特殊一些,在躯壳中也没忘记前世记忆,如《永生》,同时灵魂那个维度应该是很高级的,所以灵魂去往什么样的世界都是任意的……不过这一点觉得有些违和,要是没想好怎么解决,维度的说法只不过是用已知去说明,在下一时想不到更好的词语。肉体的存在是来自于最高维度的杰作。另外关于时间,我对这个实在不了解,不太好解释。对于《时间的尽头》里那位老人眼一闭一睁就去了一趟时间的尽头,用这个世界观解释大概就是灵魂出窍吧。再联系一下好几篇篇目,在下认为灵魂所在维度时间跟我们不一样。但对于一些患者所描述的关于时间空间什么的,在时间方面在下真的难有认同感。以及因为最高维度的存在,所以在下支持平行世界的存在,但是有点还是要质疑的,世间万物运行的法则是什么?天道吗?因为按已知视角去看灵魂,灵魂也是在他们已知内活动,那么关于这一切的法则是如何确定的?不知为何在下想不到那样的存在,仅凭理论没有感觉,就不说了。但我相信没有无缘无故。再及,有分形几何学的存在,循环,对这个世界观来说也是如此。循环无论什么时候思考都觉得细思极恐。精神病患者的世界要是综合一下,感觉也挺讽刺的。不过感受到也有人与我有一样的想法还是挺开心的,那么对于这样的猜想理论应该也有前人的说法吧。

就这样吧。

祝一切都好。

ID至上,2016.10.3.16:18。

评论

© 圈子 | Powered by LOFTER